偶像宅

我们都有问题

通宵看完了一本以前看过的书,我想起来以前我一直想给一个人写篇故事。

最近我的室友总是问我怎么才能不焦虑,我告诉她我要是知道怎么可以不焦虑就不用吃药了,我这种有病的人就算屁事不做也一样会焦虑。她说我看上去很正常,不会想去杀人,也只是偶尔想去自杀,而且我没有很严重的强迫症,我只有无止境的睡眠障碍和不持续的厌食。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焦虑症本来也不会想去杀人,只会把所有的事件都解释成悲剧的前兆而已,而且我很少真的想要自杀,我想要的只有去死。

之前我和我室友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她说我太悲观了,这样是不对的,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但是至少她不是错的,因为显而易见,需要吃药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我之前和别人说故事,牵扯到我和我以前的朋友,我当时觉得他们都有病,后来想其实我也和他们是同类,所以才要一边互相厌恶一边继续纠缠,在对方情绪崩溃的时候恶狠狠地想着你也是痛苦的。

我第一次被家里人怀疑是在葬礼上,在我还小的时候,童言无忌也发自真心,我说真好啊。大人问我什么,我说死了真好啊。他们说不许胡说,我很难过却哭不出来,为什么我还要继续活着呢?

再后来我认识了这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他让我变得快乐,也开始更加痛苦,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马上就要离开我,我总是想写一篇关于他的故事,但是他太抽象了,我最后也只记得陪他走过的去变卖家当的路,返程的时候穿过北京最著名的广场,对街的人群安静又拥挤,我们背对着夕阳大概要走向一片黑暗。

我拍了一张他的背影,他那时候去搞了一个非常傻逼的发型,被我和一众他人耻笑,他说太傻逼了勒令我删掉,我当然没删,后来那支手机掉了。

我丢过的东西太多了,但是那支手机其实还算有意义的,那个型号的手机短信还是一条一条查看的,存储容量也不是很友好,于是一些感情比较发达的同学开始有选择地存一些短信,虽然我可能不是感情发达的那一类,但是我还是存了不少,主要是自己的发件箱里,我那个时候不仅倾诉欲旺盛而且没有系统的创作计划,但是经常脑子一抽地写出一些我之后也再也想不到的精妙的比喻,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辱骂。

那之后没过太久通信行业开始了一段突飞猛进的发展,说实话我为什么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其实和这十年的科技事业爆炸般成长难脱干系。之后我减少了和他相处的时间,开始习惯用网络联系,后来回忆起他的时候,有时候是朋友,有时候是前男友,其实都不是,我没有停止继续伤害别人也没有停止迷恋他,如果我在写故事,这个时候大概要说,这个人是我生命中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梦,不过不是,我没有要写失恋故事。

我在有迹可循的SNS上找到自己发过的一些话,有些标注是他说的,我觉得他大概说不出这么酸逼的话,大概率是被我艺术加工过了,但是也许他原本不是这个意思。我那个时候想,如果我的朋友里面有什么脑子正常的人,他应该算是一个,可是正常人会带着你从普通的曲折小道攀上悬崖峭壁再投入无尽深渊吗?

其实我不是活在他的阴影下面,我只是自己想要找一个借口,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听天生厌世,最好的答案是我感觉这个世界伤害了我。

这时候歌词要怎么写,我的B快门也记录不下,世界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崩溃。

评论
热度(2)

© SeCant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