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退学,在家待业,200斤铁t

他随尘埃坠落

问我为什么这么双标的问题就不用再问了,我对待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一直都很双标。

但是这个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我认识Dr是在很久之前,在论坛里,全部都是和偶像无关的交流,因为我们是中二病友,中二病患者的通病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东西。

关于R或者S或者RS,Dr说过千言万语,甚至一度在我对RS都抱有巨大偏见的时候我依然愿意相信,Dr是对的,他们彼此相似并且互相影响。

我也愿意相信,S拥有的不是毫无道理的偏执,和毫无道理的痛苦。

如同Dr认为S在痛苦中挣扎一样,我也认为R始终在矛盾对立中寻找平衡点。说是S更加尖锐还是R更加洒脱都无所谓,都无法改变我认为的,R更能跳脱出痛苦不是因为他的痛苦更少,而是他更聪明一些。

后面的几年里,R开始力图转型,我开始一厢情愿的每年替他许一个愿望,希望他能够在有限的自由里尽可能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包括他为了给成员一个展示新技能的机会,在编曲里面莫名其妙加了一段管乐,生生搞出一股广播体操音乐的生硬感。

在他站在落下的羽毛里面,用疲惫的声音唱着情歌之后,他打碎了晶莹的玻璃球,在那过去10年了之后,他好像终于得到了自由。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要质疑Dr说的,S心里面,渴望自由的灵魂,到底是什么样的形状。

好像是很在意,又像是不在意,不停呼喊,比起感动别人更像是要说服自己,他被束缚手脚,不是因为没有施展的空间,是因为他不够勇敢,所以才得不到自由。

虽然第一时间对那件事情冷嘲热讽过了,不过现在大概可以做出客观的评价了。之前很多年我和DR都是站在对立的角度分析S或者RS的,但是到了现在终于能够得到相同的结论了。

与很多人是相反的,对于S而言,离开从来不代表勇敢,而是在绚丽的折射光的迷惑下,他选择了水晶球,选择放弃与矛盾的自己对战。

他们说S不肯被世界驯服,可是啊,每个人都在痛苦,为什么只有他不肯前进呢,为什么只有他在要求别人给他答案呢。

原来我和Dr看到的,也是不一样的。

他在宇宙间行进,他随尘埃坠落。他终于放弃向往自由的灵魂,永远在漂亮的玻璃球中唱着我要你们来理解我的歌。


 
评论

© SeCantLin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