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宅

[全职高手/黄叶]摇光

△给《正确恋爱指南》的G

△清理草稿箱,并不是复活的征兆


摇光

From 严佐伊

 

       北斗七,象征先锋,孤军深入,损兵折将皆在所难免。

 

       他沿着主干道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看到了纸条上写着的街道名,外墙上的霓虹灯一半在闪,另一半尴尬地挂在那里作陪衬。他拐进两座楼之间的巷子里,一直走到视野重新开阔起来才找到了目的地,是最普通的那种六层高的居民楼,据说是买了新的公寓给父母住,自己搬回了位于市区的老房子。

       楼道里面的声控灯有点不是特别灵敏,碰巧又没有手机可以用来照明,夜视水平说不上太好的造访者只好摸索着前进。好在当他踏上第四节台阶的时候,不太敏感的声敏电阻总算是发挥了该有的功能,成功唤醒了楼道里暗淡的橙色照明灯。

       可喜可贺。

       对于夏季来说,八点半说不上太晚,很多人喜欢趁着夜晚凉爽出去散散步,不过他要找的人应该没有这样的雅兴。分辨了一下被福字遮挡掉大半的门牌号码之后,摁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年轻人在看清来访者的容貌之后立刻呆在当场,不可置信地从头到脚将来人扫视了好几遍,确认再三之后才从僵直状态中恢复。

       “叶秋?我靠!”

       倒是相当简短的问候,和原本设想的文字泡持续攻击有点不一样。叶修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好像自己的造访是有预约过的一样从容淡定,“我说黄少天同学,不让我进去吗?”

       不让!

       然而很显然的,心里想想和现实是有很大差距的。

 

       黄少天迅速将茶几上堆起来的外卖盒子摞起来一起送进厨房的垃圾桶,顺便招呼叶修坐下,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看上去是非常的有经验。叶修环视了一下客厅,除去已经被处理掉了的一次性餐盒不说,整个房间还能算得上是整洁,显然是刻意维护过的,大概是要经常应付父母的不定期视察吧。

       “这个时候来人我还以为是我爸妈过来抽查我,结果打开门居然看到你,我还以为我是出现幻觉了。”黄少天从冰箱里取了两瓶矿泉水放在桌子上,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就是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去了蓝雨,门卫说你们拿下决赛的第二天就放假了。”

       “我不是说这个啊大哥。”

       “之前给你寄过快递,你给我的地址。”

       “谁问你怎么找过来的了。我是说,你怎么会跑到G市来,别说是旅游哦,我才不相信叶秋是一个会自己出门旅游的人。”

       “嗯,说的特别对,确实不是专门来旅游的。”叶修顿了顿,大概是在思考措辞,眉头皱着,好像很苦恼要怎么表述一样。过了那么几秒,他才转过头,表情真挚而诚恳,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应该怎么说来着,千里送?”

       “啥?”这一刻黄少天觉得自己就像是十四岁那年中了某个六星光牢的时候一样,措手不及。

 

       千里送,顾名思义,站到外塔前面送一下,死了TP回来再送一下。

       当然不是。

 

       叶修肯定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

       但是每个人都有脑子一热冲动得不行的时候,即使是平时总是挂着一张淡定脸的叶修也不能例外。一直到他走出机场他都没能够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说服自己。

       和以往为了比赛而来截然不同,全然没有目的性的情况下来到G市,好像还是第一次。他身上穿着一件洗得有点旧的衬衫,裤子口袋里揣着钱包,衣着打扮就像是要去嘉世俱乐部对面街角买包烟一样,顺便买了一张机票,顺便去了一趟G市。

       当屏幕上是一如往常的“荣耀”二字时,对面的剑客已然躺倒在地,头上的的气泡裹挟着操作者想要传达的信息仍旧在勤奋地向上飘着。那个念头在他脑海里面一闪而过,起源于隔着耳机依然喋喋不休的蝉鸣,终结于鼠标左键敲击下的确定。

       他在飞机上睡得有点饱,被傍晚的风吹醒,冲动从血管中平息下来,他才开始反省自己的莽撞,像是一个准备不足却深入敌后的士兵。

       可是来都已经来了,他这么想了想,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上蓝雨俱乐部的地址。计程车奔驰穿梭在隧道之间,忽明忽暗的光线让车程缺乏真实感,电光火石之间突然顿悟,好像没什么理由,只是透过竞技场里挥剑奋战的小剑客,想到了网络的另一头,叫嚣着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黄少天,突然就想要见他一面。

 

       黄少天好像已经不在意前几分钟以前的尴尬,开始寻找新的话题,顺着时间线倒叙,一直说到了夺冠的当夜,镁光灯太亮晃得眼睛疼,声音不大,尾音轻轻地扬起,透着还没有褪去的欣喜。而叶修捏着矿泉水瓶子,湿乎乎的指尖沿着瓶子上的纹路勾来勾去,好像是在认真地听,眼神却聚焦在地板以下的位置。

       以他们的相处模式来说这样好像没有什么不正常,一个欢天喜地地说,另一个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

       但是叶修知道并不是这样。

       隔着一千多公里的两座城市,和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一样。从抽象的角度来说,在传播信息的过程中,省略了声音信号转化为电信号,通过压缩传输放大之后再恢复为声音的过程,而从具体的角度来说,那个让自己冲动到放弃三思而后行的人就坐在自己面前,嘴唇一开一合地说话。

       这时候还要自欺欺人,就不是叶修的风格了。

 

       孤军深入是叶修对黄少天的第一印象。

       早于天才、话痨这些广为人知的标签,在他还不知道那个是黄少天的时候,更准确地说,是他对夜雨声烦的第一印象。

       他已经早早确认了和嘉世的合同,拿了张元素法师的小号入了嘉王朝的公会,跟着公会众人挤在一线峡谷里等待着野图Boss刷新。虚拟的阳光经过两侧陡峭的山体折射落入谷底,游戏界面右上角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跳动,终于归零。

       从峡谷深处传来一声巨吼,屏幕瞬间被各色的技能效果淹没,指挥大吼着控制好仇恨,稳稳拿下。他跟在后面随手放出两个小技能,划水划得心安理得。

       后来这个十拿九稳的Boss还是丢了。

       他才丢了一个大火球出去,斜后方剑光掠过,一个小剑客冲入人群中央,技能衔接恰到好处,刚好从嘉王朝的主T手上抢到仇恨。剑光纷纷落下,在繁复的特效掩护下,翻滚在地,捡走了掉落之后,消失于峡谷深处。

       居然还能够全身而退,看着那个加速奔逃的背影,叶修迅速调出输入框,打上剑客的名字,选择了添加好友。

       硬要说的话,这也算一个开始。

       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功成身退的,但是这种风格还是被一直保留到了职业赛场上。

       只对名字有着模糊印象的角色终于对应起了真人,电视画面里的黄少天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脸颊带着少年的圆润,是一个开朗得不行的后辈。

       偏偏眼睛里面锋芒毕露的锐气藏不起来,像是他的夜雨声烦一样,危险的先锋军。

 

       喜欢是从欣赏开始的,等他发现好像哪里都不一样了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距离他太近了。

       是谁进入谁的生活太深了,这种事情根本无法考证。像是在初遇之时就注定好了,他会被这样的少年吸引,自己难得的冒进,而对方却是习惯了这样的战斗方法,步步为营。

       年轻的新科冠军凑过来看着他,眼睛眨了眨,他看见自己的倒影在里面清晰可见,“你到底来干嘛的?没有在听我说话吗?”

       “嗯,听了。”

       维持着凑近的距离,黄少天顿了顿,好像在迟疑。

       有话想说,但是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在黄少天的脸上出现还是很少见的。叶修有幸近距离观摩一下,原本应该脱口而出的吐槽也卡在喉咙里。

       “叶修,我赢了。”

       “是啊,恭喜。”

 

       想说的本来不是这个。

       黄少天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在沙发上,眼瞳里的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那么冷静的人突然像是不管不顾了一样,“你就不能有一点千里送的自觉吗!”

       “啊?”后半句被扯破在牙齿不经意地碰撞上,对方的睫毛刷在他的眼睑上,有一点痒痒的。

 

       北斗七,先破后立。


                                                 ___Fin___


评论
热度(92)
  1. 墨喵SeCantLine 转载了此文字

© SeCant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