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退学,在家待业,200斤铁t

[全职高手/黄叶]重返阳光之土(5)

△架空奇幻PARO

△前文 :  


Return To The Land Of Sunlight.

From 严佐伊


05.

       “你是大地的精灵,是最热烈而纯粹的元素体,依然只能在无尽的深渊孤单地熄灭,这就是神谕。”

 

       即使失去了唯一的交通工具,他依然可以安然地回到大陆上去,只要是他能定位的地方,他的精神力就足以支持他通过空间魔法到达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然而叶修看得出来身边的精灵青年睡得并不安稳,嘴唇咬得发白,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剑,小心谨慎地像是随时会睁开清亮的眼睛,使出一击必杀的绝技。

       他握住他的手腕,慢慢包裹住他的手指,拇指在因为瘦而嶙峋的骨节上摩挲,食指推开对方紧扣住剑鞘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将冰雨从他手中抽出来,又小心翼翼地将纤细的手指嵌进他的指缝,牵住他的手。

       手臂内侧贴在一起,在微寒的夜晚,热度格外明显。

       距离日出还要很长一段时间,外海的夜晚比陆地上更加漫长,他微仰着头,辨识着循着旋转着的星辰们。他对于星象的理解十分有限,只能记得最出名的几颗亮星,还是以前黄少天翻墙跑进嘉世硬要给他讲的。相对于足迹遍布各个角落的行吟者,他的记忆里总是少得可怜的那么几个固定的场景,其中也包括肃穆庄严的王都圣殿以及夜色朦胧的暮色森林。

       那时候黄少天还没做上蓝雨的骑士团长,比起现在还要清闲,喜欢带着一只白的的陆行鸟在蓝雨周边地域闲逛,每过一段时间还要跑到嘉世去一趟,缠着叶修讲旅行见闻。

       “叶修叶修,给你变一个魔术。”黄少天坐在书桌上,手掌撑在桌子边沿,上半身向前倾,一脸得意洋洋地炫耀,“我跟你讲我真是天赋异禀,看王大眼变了一次就学会了。”

       少年捏着一片枯黄的叶子和一颗种子放在手心里握起来,闭着眼睛故弄玄虚地念叨了两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在腾起的粉红色烟雾中从虚握的拳头里抽出一段花茎,又摊开手露出红色的花苞。他将花瓣上还带着露水的玫瑰在叶修前面晃了晃,转过头把还没完全开放的花插进书桌上的花瓶里,语气严肃地嘱咐叶修要好好照顾。

       海风带着海水的温度爬上岩石岛,旅人迷茫地睁开眼睛,寻着热源贴到了叶修身上,丝毫没有在意到被抽走的长剑和被牵住的手,在温暖中又陷入了睡眠。

 

       “我听见了,冰雨对我说回去吧。”靠在他身上的年轻人维持着睡着时的姿势,用刚醒来的有点沙哑的声音,喃喃道,“可是我有整个大陆最强的剑术,有一把冰雨,有值得骄傲的强大的精神力,还能再活很久,你和我在一起一点都不亏。最重要的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

       没有被牵住的手摸到他胸口的位置上,“就算他复活了,我也可以拼掉他。”说话的语气里带着理所当然,他不用低头也能猜到黄少天此时的神情,清醒、自负和危险至极的温柔,很多矛盾的元素混杂于这个人的身体里,才让他成为纯粹且独特的黄少天。

       所以我想要知道魔王的另一种结局。

       他在日出的时候听到了这句话。

 

       魔王的另一种结局,他能看到阳光重新照亮那片暮色笼罩的森林吗?

 

       被中断的旅行重新开始,黄少天坐在雪山的岩石上,眺望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雪片无穷无尽地落下,冬泉谷以北的地方好像永远都在下雪,从来不会停。要等雾散开才能继续赶路,黄少天从岩石上跃下,靠在背风的一侧坐下。

       叶修将一把树枝塞进火堆,用冷冰冰的指尖去戳黄少天的脸颊,“兴致不高啊。”

       被问到话的精灵青年点了点头,从地上挖起一小团雪,团成一个雪球,戳了又戳,最后用了一点小把戏把手里的雪团雕成了一个雪兔子,摆在叶修脚边。“这里太冷了,只想睡觉,不想动。”一边说着,年轻人一边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宽大的斗篷里面,只露出一双金绿色的眼睛,盯着叶修脚边因为靠近火堆而慢慢融化的雪兔子,然后遗憾地叹了口气。

       “叶修,你有什么愿望吗?”

       “嗯?”青年心领神会地将雪兔子挪到了远离篝火的一侧。

       “在外海的时候,感觉有一些被尘封已久的东西被唤醒了,他好像有话对我说,大概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愿望之类的。”黄少天把冰雨递给叶修,“我不确定,也许是妖刀的灵魂。”

       “愿望啊......”手指抚上冰雨剑柄上的雕纹,冷金色的瞳孔中泛起了橙红色的温柔,像是穿越过漫长的岁月,抛开了已经模糊了的记忆,直接审视着里面那个灵魂原本的主人一样,叹息都有些遥远。

       他已经遗忘了很多太久远的事,只能从难以辨认的片段里捕捉到一双相似的眼睛。你也不记得了,他看着把脸都埋起来的精灵,也被感染了畏寒的特性,在冷风中打了个寒颤,背影萧索。

       大概过了很久,黄少天才从寒冷中缓过神来,闷闷地说我们继续走吧。

       雾已经散开了,雪还在下。

       他们要越过雪山到达雪域的北端,如果天气好的话,正常的行进速度大概也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当然,如果让黄少天使用空间魔法,只要眨眨眼睛的功夫就足够了,对他来说,好像所有可以用魔法解决的问题都不能算得上是问题。

       “但是行走才是旅人的意义。”他大概是这么说的,在很多年以前。

       短靴踩进松软的雪中,已经习惯了长途跋涉的旅人向前走了几步,抖落了在斗篷上的雪,挑挑眉毛看了看走得十分艰难的叶修。嘉世的宅男国王在深及小腿的积雪中挣扎着,显然在雪地里行走完全不在他可以掌握的范围之中。

       “噗,我就知道。”黄少天搓了搓手,笑意满满,“反正时间有的是,我们慢慢走。”

       冰凉的手指被温暖包围的时候,叶修得到了黄少天一个镇定自若的侧脸,紧抿着的唇线都透着正直,结果还是被扇动频繁的睫毛出卖了,不小心露出了心满意足的情绪。

 

       与大陆上其他种族都不相同的一点,亡灵的死亡才是生命的开始。他们真正活着的时间极为短暂,却在死后才开始漫漫无期的生命。

       史前87年,翎妖精诞生于被称为神迹的赛伦斯因高塔之中,以风之力作为生命力量的来源,成为北雪域的主人。自此以后,每年的七月,成百上千的翎妖精受到风之力的感召降生,而另一些翎妖精则因力量枯竭而消亡。

       翎妖精不存在幼年和老年,他们永远以壮年的形体成型,然后在两三年的短暂生命之后,重归于风。

       “在亡灵的历史中,翎妖精是被主神遗弃的族人,所以主神陨落以后,高塔里象征风的青焰就此熄灭,翎妖精不再降生也不再死亡,抛弃了以风为冠的称谓,以亡灵为名。”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混合了糖和面粉搓了个面包出来,递到叶修手上,“当然了,这只是文学作品的修饰效果,李轩告诉我其实是因为在他们的语言里,这两个词写起了非常像,他们都觉得亡灵比起妖精更形象一点,然后就愉快地改掉了。”

       黄少天盘着腿,两三口吞掉阻碍他继续讲话的面包。稀薄的阳光打在雪原上,反着金灿灿的光,雪地上的精灵青年眉飞色舞地解说着亡灵的民间传说,漂亮的眼睛弯出一个新月一样的弧度,眉眼的轮廓柔和得有些不真实。

       “少天。”

       “嗯?怎么了嘛?”他转过头迎上叶修的视线,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我以前有没有说过,你身上有一种让我非常熟悉的感觉?”

 

       我们认识多久了?

 

       灾变开始于一个春日的下午,叶修看着从树叶的缝隙间漏进来的阳光逐渐隐没,整个天空一片灰白,植物的枝叶迅速地枯黄,风掀起沙石和落叶,元素组成的物质无法维持原本的形状,世界像是走到了尽头,开始崩溃。

       但是一切都和他无关。

       青年右手压在左胸口,单膝跪在石阶下,绿色的眼睛黯了黯,浅金色的长发扬在风里。叶修想要抬手摸一摸他的额发,在迟疑间,青年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森林。

       他能感觉到大地在颤动,持续了很久之后才终于沉寂下来。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天空也开始从边缘塌陷,元素碰撞炸裂,星火一闪而过,成为了唯一的光亮。他能感觉到身边的每一样变化,却无法做出相应的反应,身体的控制权离他远去,一直到陷入沉睡,始终蜷缩在森林深处的王座上。

 

       记忆终结于铺天盖地的黑暗之后,一直到他独自醒来的清晨。

       一千八百年,重见日光。

 

       翻越过雪山进入赛伦斯因以后,路就好走了很多。

       在亡灵的语言里,赛伦斯因被解释为虚空之地,那是一片空旷平坦、覆盖着冰雪的平原,如同它的名字一样,除了生动的日光,只有少数亡灵存在于此。唯一的建筑物是从远古遗留下来的高塔,突兀地矗立在已经坍塌的下层基石上。

       黄少天站在塔下,双手合拢成一个扩音器的造型,举在嘴边,对着上层大喊,“李轩李轩!开个门!”

       作为整个大陆最擅长魔法的种族,尤其是黄少天又长了一张精灵族精英荣耀的脸,居然叫人开门的方式如此粗暴,实在匪夷所思。叶修别过头,默默向后退了两步,满脸写着我和这货根本不认识。倒是被点名的人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叫门方式,没过一会就在两个人面前打开一个通道。

       被称作李轩的男性亡灵捧着书坐在圆桌边上,一脸淡然地冲先进入的黄少天点点头表示了问候,又在看见叶修之后愣了一下,带着三分不确定和九十七分非常不确定开口。

       “嘉世王?黄少你......”

       “哎呦不错啊李轩,足不出户通晓天下事啊,哈哈哈。”黄少天不客气地拖了把椅子坐下,抬起手稳稳地拍在亡灵的肩膀上,“不过他现在也不是啦,只能算跟着我到处走的小弟。”

       亡灵与人类鲜少有邦交,倒是和远在大陆南端的精灵从新历纪年开始就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常年宅居于东部平原的叶修也没想到亡灵族的首领能认出他,挑挑眉看了一眼大概是做贼心虚试图转移话题的精灵族精英青年,罪魁祸首除他以外根本不用第二人选。

       亡灵一肚子的不确定豁然转为疑惑,全部投向叶修。

       叶修一脸坦然,“遇到一些变故,说来话长了,你可以让这个话痨给你讲。”

       “深渊与水之恶魔你见过没?这就是活的。”深思熟虑之后,精灵选择顺着同伴的思路长话短说。

       李轩消化了一下这话的意思,面无表情地转向黄少天,“我两千年没出塔了,但你也不要骗我。”

 

       亡灵的永生是建立在条件之上的,亡灵之主有整个赛伦斯因的控制权,但他永远无法离开高塔。

       北雪域亡灵其实很少生活在赛伦斯因境内,尽管亡灵不需要摄入食物补充能量,但是虚空之地的环境实在不适合生活,多数亡灵喜欢混居于边境的人类社会和侏儒的地下王国中,真正的赛伦斯因高塔亡灵大概只有李轩一个人够格。

       史前1年,作为守卫的李轩在青焰前面于恶魔订下了永生的契约。

       一个声音从火焰中传来,以你的自由换取翎妖精族的长久,你愿意吗?

       “青火熄灭的时候,这座塔已经死了,所以我要代替火种成为支撑赛伦斯因的力量来源。我倒是无所谓,如果不这么选择,我的族人很快就会在这里绝迹。”

       叶修沉默了一下。

       “他血统还没觉醒完全呢,你说的他肯定不记得。”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叉子戳着小餐碟里的糖块,“虽然非常好奇,不过暂时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唤醒他的血统。”

       “哦?”

       “简而言之,我想要复活他。我觉得这是妖刀的愿望,也是他自己的愿望。”

       李轩叹了口气,撑着下巴,“所以你是过来征求曾经的受害者的意见的吗?”

       金绿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可是来寻找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这双眼睛就像是第一见面的时候,李轩坐在窗口看书,一个年轻的不速之客通过空间魔法落在他的面前,迷惘的神色在精灵少年的脸上一闪而过,他问他我成功了吗。

 

       其实他不是一点都记不得,只是他能回忆起来的内容极其有限,围绕着黄少天和黄少天,这让他一度十分困扰,他们究竟相遇于何处。

       年轻的骑士握着幽蓝色的光剑,站在他左侧,张扬得像是一团火。

       那应该是很久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和现在大不相同,天空中沉淀不开的浓紫色沉淀在近地面的低空,没有植被覆盖的大地裸露在空气中,水元素还未从液体扩散开,凝结成水珠飘散在半空中。但是那么出挑的外貌他总不会认错,叶修这么想着。

       “火总会熄灭的,”骑士淡淡地开口,“但是主神将会永恒。”

       世界在顷刻之间陷入火海,呼喊那个名字再也没能得到回应。

 

       “少天。”他的名字从唇齿见脱出,像是叹息一样,“我想起来我的愿望了。”

       黄少天从铁锈一般的味道中尝出了他嘴唇上带着的来自远古的寒冷。


                                                      ___TBC___


评论
热度(44)

© SeCantLin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