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退学,在家待业,200斤铁t

[全职高手/黄叶]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女装梗

△说好的女装攻啊,为什么还是没有PLAY起来!

△好想看女装PLAY啊( ¯•ω•¯ )


丧心病狂的女装梗

From 一个蛇精病

 

       有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实在是已经不能理解粉丝们的趣味了。此时此刻他正坐在电脑前面一手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搭在鼠标上。手机屏幕还没有自动锁定,短信界面显示的是自家队长提醒他去看战队的粉丝留言板,而电脑屏幕上网页正是留言板的页面,置顶帖是月初开始的圣诞节回馈策划的最终票选结果。两分钟之前,联盟的剑圣大大刚刚因为看过内容而惊吓过度。

       “就是说大男人穿女装到底有什么可看的啊!没有胸是肯定的了,搞不好还有腿毛,看过会后悔的好吗!现在的粉丝都如此重口的吗!”他的愤怒和怨念通过短信十分精准地传达给了喻文州,而他温和且善解人意的队长不紧不慢地回复了他四个字,“来试衣服。”

       这四个字横看竖看都是平铺直叙的语气,搞不好喻文州发短信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可是此时的黄少天生生从里面看出了类似“放弃抵抗吧,没穿过女装的少年是不会成为真男人”的意味。蓝雨宿舍楼的楼梯真是一种对人生的考验啊,蓝雨大神黄少天一步一顿地从二楼挪了下来。

       到了一楼会议室,喻文州已经装备完毕,穿的像是十八九世纪欧洲贵族的管家。一旁的会议桌上面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衣服堆在一起,俱乐部工作人员看见黄少天来了,赶紧从衣服堆里扒拉出来一条蓝色长裙,以及放置在椅子上的裙撑。裙子做工说不上有多好,摸起来还稍微有点单薄。黄少天十分担忧地从工作人员手上把自己的新装备接了过来,拎在手里仔细打量了一番。说实话看到了裙子的样式之后,他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果然工作人员的节操还好端端地揣在怀里,就是这裙子看起来实在有点眼熟。

       黄少天扭过头看了看喻文州,撇了撇嘴道:“这是那个阿尔托利亚吧!为什么我都是Saber了,队长还是那副打扮,怎么也应该是个卫宫士郎或者卫宫切嗣才对吧。”看队长都已经身先士卒了,这会儿他干脆放弃抵抗了,心底默默自我安抚,不就是穿个裙子拍几张照片,也不用他穿出门去,何况还是哪哪都不用露的长裙。有了这样的心理建设之后,黄少天对着一众工作人员比了个OK的手势,就抱着衣服去换装了,走出去好几步,又退回来把裙撑也带上,这才想起来问这东西的使用方法。

       本来这种活动也只是为了在热闹的节日里满足一下粉丝们的恶趣味,只要不是特别破坏形象,好不好看基本上不在考虑范畴之内。黄少天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衣服扒干净套上了裙子,然后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通知区里,某个人的QQ头像闪个不停。裙子里面支着裙撑,黄少天也不敢直接坐下,只好弯着腰凑到屏幕前面,点开了对话窗口。

君莫笑

听说要穿女装啊,蓝雨这没有妹子就拿副队长凑数,啧,太有诚意。

夜雨声烦

我靠靠靠靠靠!你怎么这么都知道了!难道混入我大蓝雨的粉丝留言板了吗!看不出来啊老叶,你其实是我的粉吗?女装这么损的提议不会就是你这没节操的家伙起得头吧,太阴险了。

君莫笑

呵呵。

穿上了没呀?发个照片看看呗。

夜雨声烦

滚滚滚滚滚,你说看就看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老子就算穿裙子也一样好看,你不要太嫉妒。哥拍照片去了,心情好就发给你呀,来求我呀求我呀求我呀。

       黄少天敲下回车键,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赶紧关了对话框,抓起队服上衣冲出房间直奔楼下会议室。求不求这事儿他也就是随口一说,这照片拍出来就是为了放出给粉丝看的,到时候叶修都不用上微薄,选手群里肯定就要火速上截图吐槽他,想到这里,剑圣大大又有点累感不爱。

 

       照片出来以后效果不能说糟糕,黄少天长相不错又挺上镜,但是一个大男人的女装照要是说有多好看好像也哪里都不对,何况黄少天只是穿了条裙子,妆都没化。后期效果搞得粉粉嫩嫩,看得黄少天实在有点眼晕,赶紧挥了挥手表示就这么发了吧。

       官方这边微博刚发出去没有十分钟,被原PO点了名的黄少天就从AT提醒里面感受到了圈内同事们的恶意。微博上的吐槽显然已经满足不了一众职业选手了,大家不约而同地立刻转战QQ群。黄少天忧伤地看着这张照片被刷过好几次,觉得搞不好过了今天就可以出表情包了。

       也不知道谁挑的开始评论起Saber的定位,起先还是“黄少你这头发太违和了,染成淡金色咱们还能做朋友”,后来就歪到了“黄少你的CP呢没有土狼没有夫人居然连切丝都没有”。

夜雨声烦

别闹了好吗队长那套衣服看着和赛巴斯似的,这种气质怎么能是土狼切丝之流啊!但是队长为什么不用女装啊,百合组还能再战十年好吗!官方还是亲人吗,感觉这是耍我啊,还能不能行了!

       这时候喻文州的索克萨尔默默上线,在底下一排哈哈哈和夹杂着的吞蜡烛的表情里面跳出一句回复。“少天,投票是分开的。另外我觉得叶神比较有切嗣的气质,你考虑一下?”

       黄少天心情复杂地看着持续不断往上翻动的群聊,干脆屏蔽掉,眼不见心不烦。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微博。同大部分公众人物一样,他设置的提醒仅限于关注的人,就算是官方掉节操被轮到血雨腥风他也看不见。就在这时候左上角弹出了新信息提醒,鲜少用微博的叶修评论了他五个字,“根本不嫉妒。”

       黄少天根本不屑在微博评论里回应他的嘲讽,直接私窗决一死战,“靠,叶修你完了,你知道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吗!你嫉妒不嫉妒都没有用,就算老子穿了裙子以后一样是我上你下。”

       对面状态挂得是离开,不过回复得相当迅速,“哟,裙装PLAY吗?”

       那条裙子拍照结束之后就基本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被俱乐部工作人员留给黄少天作为纪念了。黄少天可没想过要穿第二次,想都不想直接扔进衣柜深处。此时被叶修这么一提,他扭过头看了看衣柜,虽然门关着,但是好像还是看见堆放在里面的那条蓝裙子,在黑暗之中等待再次被临幸。黄少天脑补了一下他和叶修见面的时候,自己掀开裙子露出【】的场景,立刻就被自己的想象力吓得打了个哆嗦。

       裙装PLAY吗?还真是好情趣。


                                   ___如果能PLAY起来就是TBC___

评论(14)
热度(73)

© SeCantLine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