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退学,在家待业,200斤铁t

我年轻的时候偏激得不像话。

你喜欢它绝对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卓尔不群,而是源自于碰撞之下的热烈和热爱,即使这种艺术本身追求的自我毁灭式的自负和清高。

阴暗,痛苦还有分崩离析,走在这样的边缘线上,精神扭曲而欢愉地舞蹈。

You can only be saved, with nothing to be exposed. 

评论(1)
热度(1)

© SeCantLine_ | Powered by LOFTER